億軟小說 > 玄幻小說 > 仙緣志 > 第一卷初入仙界 三百零八章 未雨
    恩,這一切還要看緣,若是你宗門弟子爭氣,在這次練氣大會上獲勝而歸,你霞光宗依然可以繼續存留,也許也會因為這一次在大會上表現而出的功法會吸引一部分散修投入也說不定。”額頭印有明月的老者扶起乾啟,說到。

    “承蒙前輩,感激不盡!”乾啟被扶起之后感謝道。

    額頭印有明月的老者點了點頭,微微一笑,說到:“好了,你門人弟子在練氣大會上也累了,帶隨他們回去吧。”

    “是,晚輩這就告辭了。”乾啟停后,拱手一拜,說到。

    當他們四人轉身要走時,另外一名白發蒼蒼的老者看向乾清,說到:“莫清,你且留一下,我有話要與你交代。”

    剛要轉身而走的四人突然被白發老者一說,停住了身形,剛要轉身時,乾清說道:“宗主,你等先回,我與前輩交談幾句就回。”

    乾啟聽后也沒有看向乾清,恩了一聲之后,便帶著化千、張元下山而去。

    乾清一直看著三人下山之后才轉身看向正在注視著自己的那兩名老者,拱手一拜,但是沒有說話。

    “業懸門當初被淘汰也是無法挽回之事,你與你師姐二人各執一半,我等不好插手......”那名頭發花白的老者好像很虧欠的說道。

    “前輩,修仙本就是逆天奪命,違道而馳,天地輪回,尋常之事,放眼看去,哪有什么長盛不衰,我業懸門被更替也是情理之中,我早已無欲無念了。”乾清聽后沒有任何感情的說道。

    頭發花白的老者聽后捋了捋胡子,微微一笑,說道:“若能如此便是萬福,天道輪回本是常事,我浩氣門也逃不脫,如今這幾十年來也沒有太多突出的門人弟子,往后誰主沉浮另當別論的。”

    乾清聽后一拜,說道:“今日聽聞前輩心語,受益匪淺,回去定當潛心思考,隨宗主之意,別無他想。”

    “恩,來去自如這是我浩氣門一貫規定,請吧。”頭發花白老者聽后很滿意的點了點頭,說道。

    隨后,乾清弓身一拜,轉身便向山下走去,期間沒有回頭看過一次。

    “這業懸門有什么能讓你把自己晉升長老得位置讓出,去做五峰山的憲宗?”額頭印有明月的老者看著遠去下山的乾清,扭頭看向頭發花白的老者,問道:“坐到長老位置可是對你沖擊瓶頸有很大的幫助的。”

    “我就算突破了修為,下一階段的魔障我是沒有絲毫把握的,這業懸門主修心道,是多年前一個逃亡的宗門,是何原因我不知,但是其宗主我有緣與其見過一面,心境修為之高,恐怕閉死關的太上長老也不及的。”頭發花白的老者聽后解釋道:“我浩氣門主修無上氣宗,戾氣太盛,你我當年雖然修為與功法遠勝同輩,而如今呢?修為到達了瓶頸,卻遲遲不肯突破,眼看大限將至,硬可坐化也不敢輕易突破,怕的就是戾氣魔障入心,一發不可收拾,卻的就是心境如常,而這業懸門主修心靜之法,講究法到渠成,渾然天成,一切魔障邪氣無法近身,若是將業懸門無上心法得到,那我浩氣門將來可就真是萬古長存了。”

    聽到頭發花白老者的話語后,額頭印有明月的老者對其拱手一拜,說道:“原來錢兄為的是我浩氣門萬古長存而作此犧牲,并非是他人讒言說錢兄其實為的是業懸門秘寶紫荊藤,慚愧,實在是慚愧。”

    “唯有宗門昌盛,我的門人弟子才可安枕無憂,這一點我還是能夠明白的。”頭發花白老者聽后滿臉不以為意的看向山下,說道:“這些小宗門多多少少滲透進了一些突然來訪的不速之客,恐怕其他一些大宗門有了變故了,我們是不是該提前回去預報一下?”

    “恩,確實如此,這一次的練氣大會上出現了太多的意外,你我二人必須快些前去回稟。”

    說完,二人化作兩道驚鴻向天邊激射而去,轉眼即逝。

    而另一邊,回到偏周山的乾啟三人回到院內,見羅雁氣宗之人還未返回,也不以為意,在乾啟的帶領下走入了屋內。

    剛一關好門,乾啟看向張元與化千,說道:“怎么樣,可以肯定嗎?”

    張元早就想說心中想法了,但是一路走來,心思一想,便沒有搶先回答。

    “化元所練的魔功我聽其說過一二,與此大相徑庭。”化千看了一眼張元,回答到。

    “化元,這和你當日見到的,如何?”乾啟聽完之后點了點頭,然后看向

    第一卷初入仙界 三百零八章 未雨-->>(第1/2頁),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pk10杀一码教程